海天棋牌

咨询热线:

401-234-5678

海天棋牌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海天棋牌

海天棋牌:“扎堆结婚份子钱过万我感觉整个人被掏空”

日期:2022-10-06类型:海天棋牌
海天棋牌

  海天棋牌:“扎堆结婚份子钱过万我感觉整个人被掏空”每年的金秋十月既是放假旅游季,也是扎堆儿结婚的季节,很多本就不富裕的年轻人,不是在随礼就是在随礼的路上。

  前两年还有网友因为七天长假参加八个婚礼,喜提热搜。有的人甚至一天能赶两场到多场婚礼,只能吃到一半撤了赶另一场。

  而今年国庆假期,依旧让没什么积蓄的95后、面临存钱压力的90后,又再次感受到钱包被支配的恐惧,内心抵触却又无可奈何。

  很多吃瓜群众发博犹豫,要不要以疫情管控为由,不回老家参加婚礼,因为不去伤情,去了伤钱,真是左右为难啊。

  也不怪大家这样想,有调查显示,我国90后网友的工资收入,除了用来衣食住行外,人情往来支出占比约15%,紧随其后,尤其是赶上国庆节这样的黄金假期,大家基本处于破产边缘。

  过去大伙还可以用有事去不了这个理由搪塞,转个200块钱了事,可随着多年过去,物价上涨,随份子的价码也于无形中悄然坐地起价。

  世纪佳缘在2018年发布的一份报告,显示包1000元的红包人*多,占比37%。

  根据新华网的调查显示,年轻人份子钱在500元至1000元的占比32.5%,1000元至2000元的占比23.1%。

  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,对2006名受访者进行过调查,超过80%的人坦言,随礼让自己的经历压力倍增。

  有15.72%的人表示十一假期,花钱*多的地方是在礼金方面,而其中婚礼随份子高达76.31%。

  有机构制作了一张“全国婚礼红包地图”,江浙沪的份子钱标准普遍偏高,江苏平均达到八百元。

  难怪有人打趣道,以前不错的朋友和自己说保持联系,满心欢喜,认为他们重情重义,现在但凡没结婚的说这话,大家宁愿对方还是把自己删了吧。

  甚至不少主动单身的朋友,明知道这些钱有去无回,可还是咬咬牙,笑盈盈奉上。

  我们与一些年轻人聊了聊,大家给的答案基本相似,看到了他们的心在滴血,难以言说的焦虑感,以及围困现实处境下的愤怒。

  北漂有几年的小新是个90后,毕业时怀揣奋斗梦想,来到大城市,工作多年,月薪过万,但经济压力仍大到让她喘不过气。

  尤其是每年十一长假,她会不堪其扰,因为处在这个年龄段的同事亲朋好友,都前赴后继地结婚。

  小新性格外向,刚毕业那两年自己每次回老家,就会和密友聚会,大家一直玩得不错,感情甚笃,每次回北京前,她们都不忘说一句“常联系啊”。

  但随着工作生活环境的改变,每个人都开始拥有新的社交圈,她与老家朋友们的联系愈来愈少,回家的频率也逐年降低。

  虽然还是彼此寒暄,但心里明显能感到与对方的渐行渐远,然而即使这样,份子钱也代表着关系深浅,至少数额也要看起来过得去嘛。

  小新坦言现在的200块钱根本拿不出手,500元才刚刚是起步价,熟悉亲密一些的,动辄就要千元起,像发小闺蜜这种2000块是人之常情,太多也没必要。

  前几年她也发愁,本想拿着不多的存款旅旅游,放松一下,享受生活,但随礼过后,计划大多落空。

  婚礼那天喧闹过后,从此她与她们各有各的生活,大家嘴上依旧说着常联系啊,但好像形成了默契,除了节日发祝福问候,基本上没什么事就是互不打扰的状态。

  这些年因为身在异乡,小新为人处世也圆滑了许多,月薪虽过万,可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生活,要更注意人际关系往来,所以小新也结识了不少新朋友,但因为需要社交,也没存下什么钱。

  她们会一起吃下午茶、逛街、聊八卦,其中有人结婚会通知她,小新会笑脸盈盈地祝福,然后拿出不多的存款随份子,然后在金钱上,元气大伤一阵。

  同时她也明白,这个年纪大家做朋友,是因为工作生活需要,互相陪伴与慰藉,难以如学生时代那般,无杂质的、百分之百地坦诚交心。

  这两年小新聪明多了,提前半年就开始攒钱,但由于社交广泛,社交圈也越来越广,永远都是参加不完的婚礼,随不完的钱。

  今年她还省吃俭用了几个月,存了一些钱,可十一的六个婚礼,让她心里只有苦闷,随出去上万后,也没剩多少钱用来旅游。

  让小新感到内心荒芜的是,热闹的婚礼上,大家看似真诚的祝福背后,折射的多是互惠与利益的阴影,喝喝喝的声音此起彼伏,充斥着一种不真实的气息。

  如今小新仍是孤家寡人一枚,随着年龄的增长,现在也只有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的愿望,终究也是不好实现。

  情感无法落地,欲望蜻蜓点水,也没有什么存款,不知这种一眼望到头的生活,还要持续到多久。

  花花是一线城市的土著,用她的话说,自己是个长相平凡,资质一般,家庭普通,没有特长,性格内向,工资不高,钱也没存多少,说不上是个loser,但自己看自己,有时都觉得丧的这样一个人。

  *近花花还被裁员了,大环境不好,找工作屡屡碰壁,大龄未嫁,待业在家,说不上啃老,但总心生愧疚。

  就在这窘迫之际,还恰逢万年不联系的高中女同学,突然发微信表示自己要结婚,花花怎么也得意思意思吧。

  当年花花和她确实玩得不错,可如今也十来年没联系了,花花想想自己也没多少家底,自己花点钱都要块八毛的算计,还在家蹭吃蹭喝,十一期间还有别的婚礼,自己的钱包已捉襟见肘,她就不想去参加女同学的了。

  一连串消息过后,还没来得及为自己辩解的花花心生怒火,打出了那句“既然这样,我们没必要来往了,把那三百块退给我吧。”

  失业大半年,父母也时不时还嘟囔几句,黄金周的几个不得不随钱的婚礼,已让她叫苦不已。

  花花承受着经济与精神的双重压力,她也理解每个人都有难处,都有苦楚,也希望能有人理解她不安的,离群索居的内心世界。

  无处发泄的她,想想还是气不过,*终把这件事发在了短视频平台上,得到了一些吃瓜群众的劝解与安慰,她心里顿觉好受了些。

  这段时间她重新审视了自己,总觉得自己好似一个等待命运垂青的被动者,但思考过后,花花知道无论如何,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找到工作再说。

  失业的年轻人无法真的摆烂,因随礼这点事沤在一个尴尬的境地里,差点陷入自我执拗中,而初入职场的新人,也面临着巨大的生存考验。

  洲洲作为一个刚毕业的研究生,以持之以恒的精神,终于考上了杭州某事业编制,现处于实习阶段,一个月到手的工资六千不到,看似尚算可以,实则抛开吃喝的花销与房租,所剩无几。

  而且这样的职场环境更讲究人情世故,平时大家嘻嘻哈哈,友好相处,可实际上很多人都想尽办法,努力和领导搞好关系。

  今年十一黄金周,洲洲本打算回老家参加婚礼,顺便带快研究生毕业的女友见父母。

  可某天,领导突然低调地告诉大家,自己的女儿要结婚了,婚礼定在10.4号,婚礼低调从简,大家有空来捧场就好。

  本来老家就有四个婚礼,数量还算可以,份子钱是五千,再加上给父母买的礼品,当月工资再加上存下来的一点钱刚刚够。

  洲洲想问问其他同事的想法,可大伙不是面无表情地告诉他“当然要给领导面子”,就是神秘兮兮地说“还没想好”。

  洲洲想了想,后半辈子可能要指着这份工作了,为了前程,他只好找朋友开口借钱随礼,并放弃回老家探望父母,转而去参加了领导女儿的婚礼。

  一个男人,他实在张不开口找没工作的女友借钱,也不好意思和含辛茹苦养大自己多年的父母报忧。

  看来现实生活教会他的**堂课,不是怎样在职场中历练成长,而是面对随份子引发的破产危机,如何做好心理建设。

  不过幸运的是,女友很体恤他的不易,她会拿出补贴,兼职挣外快,主动承担一些两个人谈恋爱的费用;父母也会打电话问他钱够不够花,遇到困难直说。

  有时候洲洲觉得,因为随份子因为没钱,自己会不快乐,可拥有爱的世界又是如此完美。

  特别提醒: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,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,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